不高冷,但跟你不熟
脾气挺好的
但也分对谁
用不着你接受
不需要你喜欢
灵魂很无趣 但你配不上

谁想三观正好和你一样
永远讨厌学人精
非你圈/杂食/想写什么写什么
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没有
君子和而不同
我一直一样,变的是你看我的角度

写东西就那个德行
谁关心你的看法
没人在意,别来意难平
有缘tag见,没缘别烦我

俗的无畏,雅的轻狂,还不都是一副臭皮囊

欢迎垃圾关注我,看好碎碎念的每一句,都针对你

老兵看阅兵怎么这么好哭,看着看着我就想哭

【博肖】偷情——上

■早古狗血风味,怎么俗怎么来

■破镜重圆有,无脑爽文

——01

肖战凌晨一点听着手机里叫嚣的铃声时才想起来自己该换衣服出门了,在娱乐场所上班导致的日夜颠倒让他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他此刻只穿了一件皱巴巴的衬衫,盯着自己光裸的腿,揉了揉刚刚洗过吹完带着廉价洗发露气味的头发。

又起晚了。

刚刚拆开包装丢进锅里的即食汤还在锅盖下发出咕噜咕噜的沸腾声,他一边走到阳台扯下一条刚刚晒干了的内裤,一边把自己身上被汗水打湿贴在臀肉上的旧内裤脱下来随手扔到了卫生间。

他睡着的时候忘记开空调了,穿着衣服的地方皮肤都被初秋没散尽暑气捂得湿漉漉的,刚才透过湿了的布料甚至能看到布着薄汗的股沟。

可他此刻没时...

“年轻就多去试试,浪费时间就浪费,失败就失败起码证明你确实不行了,反正又不是现在后悔”


↑我妈,好酷一女的

【记杀破狼】

我见来时一片月,化作河山点滴血

指摘西北莽莽烟,寄予君心同案前

当初实体书摆眼前八百年都没看,现在为了嗑cp还得下电子版
又想起嗑也青时候抄满的一本道德经字帖,我的这点墨水全是我cp给的
知识真tm是力量

突然想起我高二那会好像刚刚摆脱那个被强制命名为“非主流”的时期

那时候提起某些网络歌手还会被无聊人士嘲笑很土,现在回看那时候喜欢的很多东西,很诧异的是现在我还是很喜欢

只是那时候它们被某个时期打上了某些莫名其妙的标签,于是为了把自己和那些被嘲的“垃圾”隔开,甚至真的会耻于将喜欢说出口

现在一想,那些被诋毁的东西真有那么差吗?
不知道,可我真的很喜欢

有说喜欢的权力,却没有说喜欢的勇气

玻璃珠子

今天和朋友聊起自己爱过的耽美文,感慨间只觉得时间是种很伟大的东西,有时候他比最不切实际的幻想还要大胆,同一个人居然爱好会被它改变如此多。

换个角度再想想,往前倒十年,那些光怪陆离乃至露骨声色的文字居然都是可以肆意流淌的。没有人争论骇人听闻的故事有没有存在意义,也没人规定怎样才是有道理的。

没人举报,也没人附庸除文字外的某个人,闲时且看,闲时且写,想来屏幕对面不必熟识。

时光总是向前去的,十年前爱的文,我现在未必喜欢了。可是前后这两个字是有方向的,若无参照也并无意义。你转个身再看呢?

记得小学看武林外传笑到死的时候的感想还是:为什么白展堂不是和小郭在一起,现在只感觉,好多故事真的好好哭。

你能看见繁星坠落

是因为他们曾在你眼中闪耀过

“我会一直喜欢你的”

【她盯着屏幕上的id,点开私信发送了一句:

我超级喜欢你!!!我永远支持你】

她的生活大抵是安稳的,上课放学想来也没有特别需要关照的事,每天在tag里翻到头痛,如是而已。

她终于在漫漫图文里找到了那么一两个合心意的,于是顺手点了一个关注,等着作者的下一次更新。

她爱的那位lo主很高产,保持着惯有的风格记叙着他爱的故事,她每天都会回复一句:太太好棒我最喜欢太太了!

我和别的人不一样,看过连个喜欢都吝啬,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他,她想着。

于是她在某一天点开了私信:

——太太太太!!!!我超级喜欢你!!!我永远爱你!!!只喜欢你一个

她收到了第一条回复:

——我很眼熟你啊(^_^)谢...

我想通了我看明白了

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冷坑和热坑

只有别人家的粮仓,和快把我饿死的我cp

1 / 4

© L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