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高冷,但跟你不熟
脾气挺好的
但也分对谁
用不着你接受
不需要你喜欢
灵魂很无趣 但你配不上

谁想三观正好和你一样
不扩列/不互粉/水平低中二玛丽苏
非你圈/杂食/想写什么写什么
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没有
君子和而不同
我一直一样,变的是你看我的角度

写东西就那个德行
谁关心你的看法
没人在意,别来意难平
有缘tag见,没缘别烦我

俗的无畏,雅的轻狂,还不都是一副臭皮囊

欢迎垃圾关注我,看好碎碎念的每一句,都针对你

【水蓝】一封来自19岁的信

◆一篇现实向(才怪),我也不知道这算糖还是刀,灵感来自茨威格的短篇小说

◆复健文,我就随手入个股,总之平平淡淡就是假,都是我编的,别上升真人,我也不知道未来怎么找回账号,就这样吧


2022年的武汉冬天还是一样冷,一个人住一个大房子,空调温度开再高也是无济于事。

喻文波恨不得把全房间的灯就开到最大,好像这样就能暖和一点。

直到按开电脑主机的那刻,他心里还是:武汉怎么会比上海还冷。

喻文波有无数个英雄联盟的账号,多到他甚至记不得当初登顶韩服第一德莱文的账号是那个。

管他呢。


单纯的找乐子,甚至不想去碰那几个带着光环的id。

而这个最怕麻烦的人,居然闲着没事破天荒地找出了八百年前某个不知名号,非主流时代的产物——无天zz。

一个他甚至想不起密码的账号。



手机号已经换掉了吧,所以应该上邮箱?点下找回密码的那一刻,喻文波想着。

几百年不登的邮箱,像是蒙了尘的抽屉一样,一打开甚至有种翻看小学课本时的感觉,仿佛一下子回到了某个逃课的下午。

找回申请就在第一封,少年手一快滑了一下滑轮,以往几年的时光就在一个个收信日期里缓缓铺开。

无外乎是些来自峡谷的问候。

或许还有一条未命名的来信。



——来自19岁的宝蓝z:

知道你是不会上邮箱的 所以特地给你写点东西 向你展现一下你蓝哥的文学素养

嗯 也没什么非写这个不可的原因 就很幸运能遇到你嘛

我一直以为 我微不足道的只言片语没有让你看到的必要 但是很多事情不记录下来就白经历了

一直以来承蒙关照 辛苦了



刚刚我编辑了一条定时发送的微博 我不知道我晚上睡觉前会不会取消发送  就像我甚至不知道这封信写完了后会不会点击发送一样

今天我好累啊 也不知道为什么 可能是天太冷了吧 忘记买暖宝宝 手都快僵了

我有时候就在想 为什么我这么幸运


无意妄自菲薄 只是单纯感慨 为什么真的像书里说的一样 一分耕耘就会有一分收获

那是我的 慢慢来 在帮我做安排

我从来不觉得有承受过太多的压力 不管是在tga还是lpl

遇到你之前是这样 遇到你之后还是这样

因为不管是在天津吃泡面 还是在上海打rank 挣扎着通宵到天亮 睁眼时外面的阳光都很好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在15岁的时候喜欢过某个女孩

我现在想和你说 我喜欢过

只属于15岁的喜欢 到了16岁就会忘掉

是不是觉得我挺跳脱的 为什么突然要说起这些有的没的的 可是没办法 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啊 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了


只是想告诉你 我从学校离开去打职业的时候 没给那个女生写同学录 想想挺可笑的 我现在居然我有心情给你写这些乱七八糟的

在没我真正见到你的时候 我曾经幻想过 你会是怎样的

如果排位碰到你的是现在的我 我一定不会那么再像从前一样想那么多了

每一段旅程都有它存在的意义吧 谁让我那时候还是困在tga小训练室没时间出门的我呢

当时我就觉得 我要是把你放走了 我下把排位一定不会开心的

真的




我好久都没出去玩了 在上次放假之后

今天突然看到一张室外的照片 天蓝的不成样子 突然就觉得心情好好 想发给你看来着 怕你不懂欣赏

好像没人能对别人感同身受 就像你永远不知道在s8结束捧起奖杯时的我 看着你的背影在想着什么

有的时候你痛我甚至都会和你共情 不知道是不是辅助用太多了 我觉得我永远也不会当面讲给你听吧

还好你也不会发现有什么不同



我挺好的 你也挺好的 可我不知道再往前走的 会不会越来越不好 我不敢再去靠近

再问你一次我吃药时看到了一条新闻的勇气 我想我也不会再有

那太不酷了



可我还是总爱把镜头对准你 我知道你很不喜欢 可是我知道你不会和我生气 不知道为什么 人总有点错觉

我最近听了一首歌 歌里说人生不爱与你斤斤计较得失 实在很小气

我觉得我对现在的自己挺满意的 一路打到现在 想有的都有了 该证明的也都证明了

追梦的时候总容易想太多 等你站在山巅却又不知道下一步该向哪里走了 我在等24时 把一切都清零



可再去想时还是觉得很神奇 来了ig后居然还能碰到你 居然还能和你住在一起 现在你就睡在我的附近 还突然说了句不知道是什么的梦话 一切就像梦一样

我甚至不知道我现在醒没醒

就当我在说梦话吧 很多东西就是这样 朦朦胧胧谁也说不出所以 或许明天再看就不是这样了

要现在还想要什么 还希望再重新认识你一次吧 不知道你会不会再主动像我要一次qq号了 如果没有 没准也很好呢

看贴吧看到2点的我 真的是这么想的



不知道这究竟是缘分还是幼稚 就感觉自己在走一条没有尽头的路你懂吧

我不知道我还在追些什么 也不知道为什么还会在意很多事 我也不清楚现在我在想什么

就挺乱的 不知道为什么就很难受

可我想向前走 不想再纠结了 人生有许多值得追求的东西 都比我此刻心中所想重要



放我去下个路口吧 人不可以太不实际

我现在说给你听 你别总说我什么都不告诉你

然后 就很好了 我觉得



今天上海还是好冷 我有点后悔 为什么要大晚上出来看魔术 还好打车并不困难 不然简直要有心理阴影了

路灯很亮 前面路也很亮

我还是想把这封信发给你 因为宝蓝z明年就20岁了



明明没有过生日 还是会这样认为 不知道为什么 我始终认为男孩子可以很细腻 这和娘不娘没什么关系

而19岁的宝蓝z再不把这些话说给你听 就没有机会了

我在想 明天醒来时你会不会就能看到 会不会觉得我很傻 抓着我的后颈把我按在床上让我别再想太多 那你一定比我还傻

可是这些都是猜想啊 人总会有一堆错觉



比如我很喜欢你 比如你也喜欢我 再比如少年永远也不会老

或许是因为刚才出门时你反复追问我去陪谁了吧 我才会这么想

还好错觉是可以忘掉的 没什么大问题 19岁的宝蓝马上就要长大了~

但是他还是很幼稚 甚至把这封信写完后都不知道要给谁看 是18岁的喻文波 还是20岁的喻文波

或者是16岁的喻文波



不想了 还是希望明天坐在我身边rank的你 还能连胜吧

很多事情本就不该变得太复杂



对还有 刚才我去蛋糕店买了一块蛋糕 我明明不喜欢吃甜 不知道为什么就买走了那最后一块草莓的 旁边有个孩子很想要 我没有让给他 现在想想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执着 有点没礼貌了

可是我刚才真的很想要啊 吃不到下次再买到也不会想吃了

没所谓了 就写到这里吧 我要下车

再见啊 马上又要再见了



点关闭窗口时,喻文波才想起来,自己今年已经22岁了。

不知道这封信,什么时候才能交到18岁时睡在ig基地的喻文波手里。

那时的喻文波,又在想什么呢?

实在记不得了。

不过如果转交的到,他一定不会忘记提醒那时的自己,去叫醒床上装睡的人。


评论(17)
热度(195)

© lon | Powered by LOFTER